<acronym id="9bs23"></acronym>
<wbr id="9bs23"><address id="9bs23"></address></wbr>
    1. <u id="9bs23"></u>

      <tt id="9bs23"></tt><wbr id="9bs23"><small id="9bs23"></small></wbr>

          <label id="9bs23"></label>
          <var id="9bs23"></var>

          <samp id="9bs23"><video id="9bs23"></video></samp>
          <label id="9bs23"></label>
          <samp id="9bs23"><th id="9bs23"></th></samp>
          粵港澳大灣區掀起新一輪“醫科熱”?
          2024-04-28 09:10
          來源: 南方+

          粵港澳大灣區掀起新一輪“醫科熱”?

          人工智能朗讀:

          近段時間以來,粵港澳大灣區高校在醫學領域動作“惹眼”——

          廣州中醫藥大學、廣州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分別與汕尾、中山簽約合作共建深汕中醫醫院、廣中醫中山三鄉醫院;廣中醫二附院(廣東省中醫院)與香港浸會大學運營的香港首家中醫醫院簽署戰略合作協議;南方醫科大學與深圳市坪山區簽署協議,共建南方醫科大學坪山醫院;北京理工大學黨委書記張軍院士帶隊調研指導珠海校區建設,其間專門走訪調研了珠海市人民醫院,釋放出特別的信號……

          在2017年“雙一流”建設正式啟動后,國內高校曾掀起了一陣“醫科熱”,紛紛新建醫學院、掛牌附屬醫院。

          而今,大灣區內高校醫科建設的熱度似乎再度升溫,這是否意味著,新一輪的“醫科熱”正在到來?

          3月23日,深圳市坪山區與南方醫科大學(下稱“南醫大”)簽署協議,共建南醫大坪山醫院,作為南醫大的直屬附屬醫院。

          近年來,深圳積極補齊醫療資源和醫療教育短板,不斷引入高水平醫科院校,共建優質公立醫院。南醫大坪山醫院的建設,將有力改善深圳東部醫療短板。

          廣州中醫藥大學近期更是頻頻“攻城略地”。

          3月5日,廣中醫、廣中醫一附院、中山市人民政府、中山市三鄉鎮人民政府四方簽署合作協議,正式啟動合作共建廣州中醫藥大學中山三鄉醫院。三鄉醫院將由廣中醫一附院承擔建設規劃以及日常運營管理,計劃于2025年初交付使用。

          而不到2個月前,廣中醫和廣中醫一附院與汕尾市人民政府就合作共建深汕中醫醫院也正式簽約。該醫院同樣預計2025年投入使用,由廣中醫一附院“全托管”運營,并納入汕尾逸揮基金醫院,形成“一院兩區”格局。

          憑借中醫臨床和教研方面的強勁實力,廣中醫的影響力,還延伸到了香港——1月24日下午,廣中醫二附院(廣東省中醫院)與香港中醫醫院在香港簽署戰略合作協議。

          香港中醫醫院是香港首家中醫醫院,由香港浸會大學運營,計劃于2025年投入使用。在該院正式開業前不久,香港浸會大學聯手廣中醫開展戰略合作,顯然意在借鑒廣東省中醫院成熟的醫院管理運營經驗,為香港中醫醫院提供支撐保障。

          據廣中醫透露,雙方將聚焦中醫臨床、中醫護理、科研創新、中醫藥研究、人才培養、開院籌備工作和運作機制等多方面進行廣泛深度的合作。

          再往前,2023年11月,由顏寧擔任創始院長的深圳醫學科學院正式揭牌成立,將探索全新科研機制,搭建國際一流醫學研究平臺。這是深圳加快補齊醫學基礎研究和臨床研究“短板”,打造醫學科研創新高地的又一重大舉措。在珠江西岸,今年啟動招生的北京理工大學珠海校區,也釋放出有意建設醫科的信號。

          3月,中國工程院院士、北京理工大學黨委書記張軍帶隊來到廣東調研指導珠海校區建設,其間專門走訪調研了珠海市人民醫院。

          而在此之前,珠海唯一的公立醫學高等院校是遵義醫科大學珠海校區,由遵義醫科大學與珠海市于2001年合作共建。在醫療教育資源薄弱的珠西地區,“雙一流”大學校區開展“醫工融合”發展的可能性,令人期待。

          同樣值得期待的還有廣州體育學院籌建多年的粵港澳大灣區高校首家體育醫院,目前學校的運動醫學康復中心已經向校內開放,而不久的將來,這一體育醫院正式建成后,將面向公眾開放。

          在改革開放后,中國高校曾有兩輪大的醫科建設熱潮。

          2000年前后,中國高校掀起與醫科大學合并的浪潮,當時全國范圍內有近80所醫科大學、醫學院,被整體并入一些綜合類高校。

          許多較為知名的綜合型高校醫學院都誕生于那個時期,如北京大學醫學部、復旦大學上海醫學院、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等。

          也是在這個時期,2001年10月,原中山大學與原中山醫科大學合并組建成新的中山大學,并成立了新的中山醫學院。有了中山醫學院,中山大學的實力頓時躍增。

          2017年國家啟動“雙一流”建設后,國內高校又掀起一輪興建醫學院的浪潮。沒趕上上一輪醫科大學合并潮的高校,紛紛通過自建或共建的形式,開辦醫學院。

          業內專家分析,出現這一熱潮,除了隨著社會發展對醫學人才的需求量越來越大之外,也與醫學學科在科研項目、經費占用中具有明顯優勢有關。

          復旦大學高等教育研究所原所長熊慶年就直接指出,“在科研經費申請、社會聲譽、國際排名方面,醫學學科的確可以幫助高校在排名上占據有利的位置?!?/p>

          以評價一流大學中的關鍵指標ESI學科為例,納入統計的22個ESI學科中,醫學類學科占總學科1/4;2023年度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集中申報期項目評審結果顯示,醫學科學部年度獲資助項目達到了11280個,遙遙領先于其他學部。

          與其他基礎學科難出科研成果相比,醫學和其他許多學科更易交叉結合,產生新成果。與此同時,醫學論文期刊的影響因子也遠超其他領域。

          在這樣的情況下,原先沒有醫科的大學,都希望將醫學作為新的學科成長點。

          這一時期廣東高?;蛐^開辦醫學院的成功案例,包括中山大學醫學院、香港中文大學(深圳)醫學院、南科大醫學院等。

          2018年,南科大醫學院正式立項建設,標志著南科大進入理、工、醫學全面發展的新階段。

          南科大醫科建設的速度不可謂不快:深圳市人民醫院和深圳市第三人民醫院成為學校直屬附屬醫院;與深圳市南山區政府共建南方科技大學醫院;與倫敦國王學院探索建立聯合醫學院……如今,南科大醫學院、南科大附屬醫院(校本部)項目已開工建設,計劃于2026年底竣工投入使用。

          這一時期,還有另兩家醫學院成功建設,也都位于深圳——2017年5月,中山大學醫學院在中山大學深圳校區組建成立,并掛牌了中山大學附屬第七醫院、第八醫院;2021年8月,香港中文大學(深圳)醫學院正式成立。

          在這三所醫學院成立之前,深圳只有深圳大學醫學部一所醫學本科院校,醫療及醫學教育資源與經濟社會發展水平極不相稱。

          借著“雙一流”建設的東風,深圳一邊大力引進知名醫科院校共建或新建公立醫院,掛牌成為其附屬醫院;一邊大手筆投入建設醫學院、醫學研究院,著力補足醫科短板。

          可以說,在這一輪高?!搬t科熱”中,醫療教育“先天不足”的深圳成為最大“贏家”。

          在深圳之外,廣東也有不少理工類、師范類高校依托自身優勢學科,嘗試通過與醫院合作共建來涉足醫科領域。

          2017年10月,華南師范大學腦科學與康復醫學研究院與廣東三九腦科醫院共建華南師范大學附屬三九腦科疾病與康復醫院;2020年5月,廣州大學與中山市人民醫院簽署合作協議,共建生命醫學聯合研究院,并于2021年4月正式啟動建設;2020年7月,廣東工業大學與廣東省第二人民醫院達成戰略合作,在學科平臺、科研團隊、人才培養等方面開展“醫工融合”的探索……

          這些行動,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高校希望發力醫學相關學科的迫切愿望。

          在醫學院建設熱潮持續升溫之時,業內專家不斷發出理性的聲音。2021年2月,中國工程院院士巴德年就在中國科學報上撰文,堅決反對盲目創辦醫學院。

          他指出,像中國這樣大規模、高速度創辦醫學院,可以說是“古今中外,空前絕后”。但與此同時,這些醫學院的辦學水平令人擔憂,醫學本科畢業生教育質量也亟待提高。

          北京協和醫學院校長、中國工程院院士王辰也于2021年3月指出,“這些年來值得注意的一個傾向是,各個地方都辦了很多的醫學院,但這些醫學院的辦學質量是良莠不齊的?!?/p>

          在專家呼吁的同時,一些地方也采取了行動:2021年3月,河南省規定無相關醫學類專業基礎的非醫學院校不得設置醫藥衛生類專業;2022年1月,山東省對高校附屬醫院關系進行清理,除所列96所醫院外,其他附屬醫院關系一律予以取消。

          隨著第二輪“雙一流”建設高校及建設學科名單正式公布,人們注意到了一個重要變化——不再區分一流大學建設和一流學科建設。

          這一改變意在引導各高校更注重學科建設,在各具特色的優勢領域和方向上創建一流。這也意味著,通過開辦醫學院來提升學校綜合排名,來創建一流大學的路徑“走不通”。

          這在一定程度上為高校醫科建設熱潮有效“降溫”。

          而與此同時,強調創新和學科交叉的“新醫科”建設,為綜合性大學和理工科大學的醫科教育發展提供了新機遇。

          4月14日,南方醫科大學與西湖大學簽署校際合作框架協議,攜手共育醫學拔尖創新人才;4月15日,中山大學與深圳醫學科學院簽署戰略合作框架協議,將圍繞生物醫學領域的重大科學技術問題開展合作研究……協同創新、優勢互補,成為醫科建設里的新潮流。

          回到本文開頭的疑問,大灣區高校紛紛與地方共建醫院,可以看出有一個共同點——

          均是由醫療資源相對薄弱的地區,引入實力較強的“雙一流”醫科院校及醫院開展合作共建,滿足當地居民對優質醫療衛生資源的需求,并開展臨床、科研及人才培養等方面合作,共同推進粵港澳大灣區衛生健康事業高質量發展。

          這,或許是醫學教育及醫療事業回歸初心的一種表現。

          南方+記者 李秀婷


          [編輯:黃春才]
          日韩中文字幕在线_久久久久久黃色網站免費_国产精品视频二区不卡_成在人线av无码免费看